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支振锋:香港政制发展决不能“挂倒挡”

时间:2019-09-11

对香港社会稳定,法治实施和经济繁荣构成严重威胁的“整治风暴”尚未平息,激进分子为香港制止暴力设置了新的障碍。反对派团体计划于八月三十一日在中环遮打花园再举行一次集会。但由于警方认为举行游行的风险太高,因此会发出反对通知,以维持公众安全。

事实上,警方于8月31日禁止反对派团体进行充分辩解。但反对派团体仍然不放弃。这种固执的背后反映了他们更大的计划。结合示威者之前加入的所谓“立法会议员的立即规划和实施以及行政长官的双重大选”,他们的意图得到了理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831决定”,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是一份重要的法律文件,阻止他们在港口密谋。

2014年8月31日通过的“831决定”,虽然命名为“决定”,但仍然是一个在中国法律等级中普遍有效的“合法”,因为它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 “831决定”的引入,一方面源于香港第[459A8B]条第45条第2款的规定,即“行政长官的设立方法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出民主程序提名后,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大选。这是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大选的“一国两制”框架下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以此名义提出的法律充分体现了中央政府对香港民主发展的善意。

另一方面,这也是基于香港社会对行政长官选举的期望。 2013年12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此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公众咨询,并表示“行政长官的普选权必须符合香港基本法及相关法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行政长官必须爱国,深受香港人的喜爱,就这些重要原则达成广泛共识。在此基础上,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将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2017年行政长官和2016年立法会的修订情况。

行政长官的普选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进步。这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制度的重大转变。这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有关,涉及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当然,它必须谨慎而稳步发展。鉴于香港社会如何执行“香港基本法”有关行政长官大选的条文的争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正确执行“基本法”的宪法负有责任。香港和行政长官选举方法的决定。行政长官的一些普选权是必要的。规定了核心问题,以促进香港社会的共识,并依法实现行政长官的大选。

显然,“831决定”是基本法律框架与香港人意愿的有机契合。然而,对于这个原本是香港政治发展的“前进”的重要法律,一些香港激进的反对者坚持所谓的“真正的普选权”,并试图通过非法“占领”施加压力,导致到2015年。今年的政治改革破坏了香港普选行政长官的历史机遇,破坏了中央政府与特区之间的互信,这对香港的政治改革是必要的。在这方面,香港的反对党应该认真反思并改变其路线。基于维护香港稳定,法治和长远福祉的立场,它将回归“831决定”,真正推动香港政制的发展。然而,他们显然与此背道而驰,为了在风暴的修订中获得自身利益,并试图再次攻击“831决定”。这种违背香港同胞根本利益的行为,抨击了香港发展的“逆向”行为,值得充分警惕和认真回应。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 友情链接:
  •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aoxs.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