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露露商标权之争大反转 承德与汕头谁能“喝到”露露

时间:2019-09-11

德承德和汕头谁能“喝”露露

“还有童年的味道,露露是最正宗的承德产品。”河北石家庄的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证券日报》。

最近,《证券日报》记者在北京一家超市买了承德露露的新热杏仁露。他们发现空心拉环变成了纯蓝色,上面印有防伪二维码。扫描代码后,出现产品信息,身份代码,查询时间和查询时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德露露官员表示,消费者可以在开罐之前检查产品是否是正品。

近年来,承德露露一直受到“山寨”产品的困扰。此外,自2015年起,公司起诉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露露”)商标权和专利权。不过,根据该公司8月份的公告,将对汕头露露南有限公司提起诉讼,承德露露起诉法院。

原告成为被告

当原告成为被告时,被撤销商标商标权纠纷的撤销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曾属于元禄集团(现更名为“鲁林集团”),元禄集团是一家国有独资企业。据公开数据显示,为了开拓南方市场,1996年,元鲁鲁集团与香港飞达企业公司(以下简称“香港飞达”)共同成立汕头露露,分别持股51%和49%。

1997年,元鲁鲁鲁集团在剥离和重组核心资产后成立了承德露露。为顺利上市承德露露,避免同行业竞争,远路集团将汕头露露51%的股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成为承德露露的子公司。然而,在上市三年内,汕头露露遭受了巨大损失。 2001年12月25日,承德露露以“零”价格将汕头露露51%的股权转让给远路集团。

在汕头露露剥离上市公司后,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香港飞达于2001年和2002年签署了《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对于随后的商标纠纷,埋藏存在隐患。

根据承德露露最近的披露《备忘录》,“原露露集团和露露有限公司(承德露露)证实,露露南方公司(汕头露露)继续使用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收费,并承诺使Lulu Southern使用'Lulu'品牌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指定区域的权利在任何转让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的情况下仍然有效,并且此类权利不受南方当前和未来的披露公司本身。股权和股票比率变化的影响。“

《补充备忘录》,原Lulu集团进一步承诺,将来,当《备忘录》中指定的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被转让时,原Lulu集团和Lulu股份承诺采取必要的法律措施,敦促受让人同意汕头路在上述权利期间,无论汕头露露股东是否包括露露股份或原露露集团,您都可以继续使用上述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

时间已经过去,现在承德露露,汕头露露和琳琳集团都是由不同的股东控制的。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没有股权关系。

2006年,承德露露进行国有股份回购和股权分置改革,并以自有资金回购和回购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国有股,并撤回与他们的关系。原露露集团退出上市公司,原第二大股东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象三农”)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2.55%。同时,上市公司以3.01亿元的价格购买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条码等无形资产。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万向三农仍占最大股东承德露露的40.69%,而陆伟定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承德露露表示,在万向三农进入公司后,原露露集团董事长王鲁林在2010年公司变更前仍担任公司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关大元成为公司董事长,万向集团四名董事被分配到承德露露,万向集团实现了对承德露露的真正控制。

承德露露宣布,2015年,公司计划再融资并扩大产能。在中介的尽职调查期间,汕头露露意外地获得了两份文件《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以及《备忘录》商标的使用,市场细分和信息披露是再融资的主要障碍,公司开始了这一过程。保护权利。

自2015年以来,承德露露已三次向汕头露露提起诉讼。今年8月,它被汕头露露起诉并要求该公司履行许可协议。

《备忘录》签名怀疑是棘手的

“该公司与汕头露露没有任何所有权关系,也没有义务支持其发展。此外,在发现《备忘录》后,其条款与委托处理合同的内容不一致,严重侵犯了公司的权益。这种“寄生”关系无法继续。需要依法保护权利。“承德露露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表示,该公司已经整理了这些信息,发现《备忘录》的签约时间和过程非常棘手。

“首先是签约时间。 2001年12月27日,所谓的《备忘录》签署了。 12月28日第二天,原露露集团与万向投资(后更名为万向三农)签订合同。 26%的国有股转让协议被披露,但原来的露露集团没有向第二大股东万向投资透露此事,而其他中小股东则更加不知情。这显然是蓄意的企图和恶意勾结。“说。

来自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明斌告诉记者《证券日报》,承德露露目前表示《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无效,主要是基于签署授权,没有内部法律程序,但是否内部程序是否合法。影响外界的法律效力。承德露露只能以法人为单位追究原商标转让方的违约责任。

“但是,如果承德露露能够证明授权人知道《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已经签署授权而没有内部法律程序,则意味着授权人不是好的第三方,而是恶意通信。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商标的权利可以证明授权无效。因此,关键取决于双方的证据。“王志斌说。

承德露露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进一步解释:“表面上《备忘录》由原露露集团,承德露露,汕头露露和香港飞达签署,但当时,程宝禄董事长王宝林也作为原来的露露集团董事长和汕头露露公司的总经理王秋民,也担任露露集团和汕头露露的董事。此外,汕头露露的法人林伟义,香港飞达的实际控制人杨晓燕,在夫妻关系中,上述人士均为关联方,因此备忘录所涉及的交易属于关联交易。但交易未经审查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股东大会均未作出披露,违反了中国有关法律法规《证券法》。成千上万股东的利益。“

“企业检查”显示,到目前为止,香港飞达持有汕头露露85%的股份,林伟仪持有15%的股份,而香港飞达的实际控制人是杨晓燕。

8月13日,汕头露露在其公共账户上发表了题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说明,详细介绍了汕头露露和承德露露的历史合作,知识产权许可关系及相关诉讼事宜,要求上市公司继续履行商标合同义务。商标。

《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汕头露露的商标权,但该公司的公用电话号码从未得到过回复。记者将采访大纲发送到汕头露露的公共邮箱。截至新闻稿,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争议焦点:商标的使用权是否合法?

露露商标纠纷很容易让公众想到“王老吉”案,“南北稻香村”案。

“南北稻香村”之间的纠纷始于2006年。十多年来,今年9月和10月,北京和江苏在前后做出了不同的判断,这似乎意味着争议将继续下去。

一位在北京有多年经验的律师告诉《证券日报》虽然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也是商标纠纷,但其实质与“南北稻香村”的情况不同。 “'南北稻香村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北岛和苏道商标是否相似,相似和足以引起混淆,以及宣传活动是否构成不公平竞争。实质上,苏道和北岛本身并不是有实际的关联和授权关系。“

“汕头露露与承德露露之间关于商标使用权的争议,争议的焦点是商标的使用是否具有合法授权,并进一步需要界定汕头露露索赔的法律依据 - 《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无论授权是否合法,争议的焦点都不涉及它是否构成商标近似,“他说。

“按照《备忘录》的说法,汕头露露虽然没有商标权和专利权,但与上市公司用3亿多元收购露露商标权和专利权并无区别。“不公平。”上述公司的负责人说。

他说,从目前情况看,汕头露露拥有商标使用权,要看“授予权”相关使用权的理由是否成立。就目前的材料而言,备忘录可能涉及严重的非法程序、关联交易和不公平。如果确认备忘录未经司法程序成立或无效,汕头露露将无权使用该商标。”

2006年,承德露露收购露露商标、专利域名、条码等无形资产时,原露露集团曾表示,除被许可公司使用其“露露”商标和专利外,不允许任何其他公司使用。

“也许汕头露露不应该再使用‘露露’商标,而应该使用‘露露’商标。”一位购买露露的消费者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并购或最优解决方案

在植物蛋白产业中,素有“南椰树,北露露”之称,而露露也一直是国内植物蛋白饮料北支的代表。承德露露作为一家起步较早的植物蛋白饮料公司,在细分的杏仁露市场上一直占据领先地位。

一位长期关注承德露露的投资者对《证券日报》表示:“近年来,公司一直在打官司,业绩受到影响。”

根据承德露露的年度报告数据,经过十多年的持续增长,2015年,该公司的业绩出现了短期高峰。 2016年和2017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下降2.78%和8.16%。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3.5亿元,同比增长9.76%,业绩暂不下降。今年8月,汕头露露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过去几年汕头露露的销量可达2亿元至3亿元,现仅约1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承德露露将是改变现状的最佳途径,而承德露露将具备快速进入南方市场的优势。

根据未来产业研究所的报告,中国大陆的植物蛋白饮料人均消费量较低,发达市场仍有改善的空间。中国大陆的人均蛋白质饮料年消费量仅为3.2千克,台湾为5.3千克,中国香港为11.3千克。

根据承德露露2014年的机构调查记录,该公司故意包括汕头露露,称“如果露露业务到期且购买价格合理,将考虑收购。”

一位接近承德露露的人告诉记者,双方已在初期接触过,但汕头露露使用备忘录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价格几亿元,远远超过其实际价值,沟通难以沟通解决。

关于双方是否会握手和谈话,这个人说:“我不知道。”

“要价过高,汕头露露很快就会卖出去。”一位长期追踪承德露露的经纪分析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双方和解的可能性相对较小。他说,对《证券日报》是否有效以及两党后期发展的判断也非常关注。 “如果你能赢,那对上市公司的发展肯定有利。”

对于Lulu商标权争议的后续进展,《备忘录》将继续跟踪。

  • 友情链接:
  •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aoxs.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