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脚里的初心:一场特殊的行走

时间:2019-10-05

  原创中国教育报4天前我要分享

  走路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38度的气温里,走在一片无人的戈壁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从2011年起,在戈友公益基金会好校长成长计划的组织下,最初是三四十位,现在是100多位,来自中西部基础教育领域的校长们,每年会从家乡起身,汇聚到甘肃瓜州,用4天的时间,走完106公里的戈壁滩。1000多年前,一位从长安西行天竺求取真经的高僧曾经走过这条路,玄奘之路。

  吃饱了撑的

  今年,来走戈壁的是来自汶川、张北、毕节等县市的110位校长。出发的前一天,团队导师、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焦叔斌把这趟旅程称为“吃饱了撑的”。这个说法引来很多校长的会心一笑。

  团队合影,大合影,个人照,第一天从起点出发,大多数人的状态都像旅行。然而,1小时后,当100多人组成的人群在茫茫戈壁上渐渐拉成一条线,又渐渐断成一个一个点之后,脚底的地面开始让每个人都有了实在感。

  跳跃、爬上路边的高坡这类多余的动作很快就没人再去尝试,脚底坑洼的路面和前面导引车红旗指示的方向才更为重要。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

  第一天的距离是20公里,只是“热身赛段”,却已经足够在一些不常走远路的脚上打出四五个水泡。宿营地里,团队医生朱雯怡忙碌起来。在一间宽敞的帐篷里,面对排着队伸到面前的脚,清洁、刺破、挤水、包扎,麻利的操作仿佛这几个动作已经成为手指的本能。“明天这个部位可能会痛,不过没问题。”动作的间隙, 朱医生的话跟她的动作一样具有治疗的作用。

  这段吃饱了撑的旅程,年过半百的焦叔斌自己也已经走了七八年。作为团队导师,他尽可以在终点等着大家,但他还是走了一年又一年。“戈壁可以让人跳出原来的节奏,体会到一些平时常常忽略了的东西。”

  天黑下来了。帐篷群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看,星空。”

  抬头看,不是一颗星,也不是几百颗星星。在戈壁暗黑色的大地上方,一条银河纵贯长空。

  饥渴的感觉

  今年甘肃的气温明显比往年高。行程的第二天,气温就达到了35度。虽然为了躲开一段烈日暴晒的行程,队伍出发的时间比前一天早了一个半小时,但该来的总还会来。戈壁滩上的太阳还是升起来了。今天要走32公里。

  阳光很硬,晒在脸上、脖子上、肩膀上仿佛有重量,压得每个人走路的姿势都有点紧。

  “补水”、“别忘了补水”。领队开始每隔20分钟都在步话机里提醒。其实不用提醒,在戈壁的太阳底下,身体里的水分是以一种可以感觉到的速度散失。嘴唇上翘起的皮和队友后背上的盐渍都是验证这种快速失水感的证据。

  更难受的感觉来自脚下。在太阳的暴晒下,地表问题已经达到55度了。走在这样的路上,你的脚会因为热而出汗,汗液在你为了保护脚而不得不穿上的厚袜子里越积越多,一段时间后,水泡就这么“泡”出来了。

  眼前的事实是,你还是得一步一步的走下去。32公里,盐碱地、骆驼刺、碎石路……一步都不能少。

  或者在8、9公里的时候,或者在12或者13公里的时候,体力会耗尽,就是那种你每走一步都感觉需要从胃里调出能量供应给腿的感觉,一种很纯粹的饿的感觉。

  在出发前,后勤组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布袋,你可以选择在里面装上两根火腿肠、几包豆腐干、几个水果或者再加上一瓶功能饮料。

  饿的时候吃东西常常能吃出跟平时不一样的味道。比如豆腐干能吃出肉的味道。而在这个时候补充给养,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背上的重量变成了身体里的能量。这个明确的事实甚至会让人在被热浪包裹的烦躁中生出一点愉快的感觉来。

  还是得继续坚持,走着,走着,宿营地总会到的。

  被锤过的心

  第三天的最高气温是38度。这一天的路程是32公里。个人赛。

  凌晨4点,大多数人就起身了。5点,队伍出发。不用像前两天必须跟团队成员同时到达,今天每个人可以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

  汶川映秀小学校长董雪峰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之一。在当年的大地震中,这个汶川汉子失去了母亲、妻子和孩子。今年是他第二次重走玄奘之路,身份也从队员变成了一路上负责队友安全的志愿者。

  “当校长这几年,我每天都处在焦虑的状态,时时在想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这一点,校长们的状态可能都差不多,要说映秀小学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大家对它有更多的期待和关心,这当然是动力,也是压力。”他说。

  这几年,董雪峰有机会调到县里,州里。累的时候,他还想过哪怕当一个普通老师就好了。但他最终都没去。

  去年下半年,学校迎来了新四年级,这都是汶川地震后出生的“地震宝宝”。他们的家长经历过灾难,常常会对孩子“溺爱”和“过度关注”。董雪峰带着映秀小学的老师们聚焦这批特殊的孩子,组织家长学校,和四川大学的一位教授合作组建家校社工站,让家长们也开始理解教育究竟是怎么回事。去年,在整个汶川县,映秀小学的教育教学质量又拿到了第一名。

  “走过戈壁回来,老师们说我变了。作风不像以前那么强硬,也爱上了运动。”董雪峰说,“我的孩子,妻子和母亲都埋在映秀,我不会离开映秀小学的。做事不容易,但今天你觉得非常难的事情,可能明天就觉得不算事了,更久之后,我们经历过的艰难困苦,就是一段传奇。”

  黔西县素朴镇素朴小学校长曾以俊和一名队友相互搀扶走完了最后三公里。“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三公里。走到后来发现前后都没人了,两眼望去只有茫茫戈壁,那时候内心真的非常挣扎。”在冲向终点的那一刻,曾以俊哭了,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激动还是感动。

  来戈壁之前,曾以俊有一段时间非常迷茫。“我原来所在的村小只有100多个学生,现在的学校变成1000多个学生,怎么管?学校之前的校长很关注学生的成绩,而我在想,如果让这些学生放下书本,他们还能做什么呢?”曾以俊说。

  走在戈壁上,河北省张北县白庙滩乡中心小学校长侯建新想的是,“现代生活的多彩,让人的精神变得更加丰富,但缺少了一种坚韧。说任何话很容易,但真正坚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困难却很大。”他说,走完“玄奘之路”,多多少少也明白了玄奘大师“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的精神。一种信念能改变一个人,一个人的精神能影响一批人。从走路到做人,看似无关,其实都体现出一种精神——“坚持到底就是超越”。

  106公里的戈壁,都用自己的脚走过。初心究竟是什么?到达终点之后回头望,也许就是一种经过了考验的简单。毕竟,走路本来就应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中国教育报记者 施剑松)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走路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38度的气温里,走在一片无人的戈壁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从2011年起,在戈友公益基金会好校长成长计划的组织下,最初是三四十位,现在是100多位,来自中西部基础教育领域的校长们,每年会从家乡起身,汇聚到甘肃瓜州,用4天的时间,走完106公里的戈壁滩。1000多年前,一位从长安西行天竺求取真经的高僧曾经走过这条路,玄奘之路。

  吃饱了撑的

  今年,来走戈壁的是来自汶川、张北、毕节等县市的110位校长。出发的前一天,团队导师、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焦叔斌把这趟旅程称为“吃饱了撑的”。这个说法引来很多校长的会心一笑。

  团队合影,大合影,个人照,第一天从起点出发,大多数人的状态都像旅行。然而,1小时后,当100多人组成的人群在茫茫戈壁上渐渐拉成一条线,又渐渐断成一个一个点之后,脚底的地面开始让每个人都有了实在感。

  跳跃、爬上路边的高坡这类多余的动作很快就没人再去尝试,脚底坑洼的路面和前面导引车红旗指示的方向才更为重要。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

  第一天的距离是20公里,只是“热身赛段”,却已经足够在一些不常走远路的脚上打出四五个水泡。宿营地里,团队医生朱雯怡忙碌起来。在一间宽敞的帐篷里,面对排着队伸到面前的脚,清洁、刺破、挤水、包扎,麻利的操作仿佛这几个动作已经成为手指的本能。“明天这个部位可能会痛,不过没问题。”动作的间隙, 朱医生的话跟她的动作一样具有治疗的作用。

  这段吃饱了撑的旅程,年过半百的焦叔斌自己也已经走了七八年。作为团队导师,他尽可以在终点等着大家,但他还是走了一年又一年。“戈壁可以让人跳出原来的节奏,体会到一些平时常常忽略了的东西。”

  天黑下来了。帐篷群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看,星空。”

  抬头看,不是一颗星,也不是几百颗星星。在戈壁暗黑色的大地上方,一条银河纵贯长空。

  饥渴的感觉

  今年甘肃的气温明显比往年高。行程的第二天,气温就达到了35度。虽然为了躲开一段烈日暴晒的行程,队伍出发的时间比前一天早了一个半小时,但该来的总还会来。戈壁滩上的太阳还是升起来了。今天要走32公里。

  阳光很硬,晒在脸上、脖子上、肩膀上仿佛有重量,压得每个人走路的姿势都有点紧。

  “补水”、“别忘了补水”。领队开始每隔20分钟都在步话机里提醒。其实不用提醒,在戈壁的太阳底下,身体里的水分是以一种可以感觉到的速度散失。嘴唇上翘起的皮和队友后背上的盐渍都是验证这种快速失水感的证据。

  更难受的感觉来自脚下。在太阳的暴晒下,地表问题已经达到55度了。走在这样的路上,你的脚会因为热而出汗,汗液在你为了保护脚而不得不穿上的厚袜子里越积越多,一段时间后,水泡就这么“泡”出来了。

  眼前的事实是,你还是得一步一步的走下去。32公里,盐碱地、骆驼刺、碎石路……一步都不能少。

  或者在8、9公里的时候,或者在12或者13公里的时候,体力会耗尽,就是那种你每走一步都感觉需要从胃里调出能量供应给腿的感觉,一种很纯粹的饿的感觉。

  在出发前,后勤组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布袋,你可以选择在里面装上两根火腿肠、几包豆腐干、几个水果或者再加上一瓶功能饮料。

  饿的时候吃东西常常能吃出跟平时不一样的味道。比如豆腐干能吃出肉的味道。而在这个时候补充给养,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背上的重量变成了身体里的能量。这个明确的事实甚至会让人在被热浪包裹的烦躁中生出一点愉快的感觉来。

  还是得继续坚持,走着,走着,宿营地总会到的。

  被锤过的心

  第三天的最高气温是38度。这一天的路程是32公里。个人赛。

  凌晨4点,大多数人就起身了。5点,队伍出发。不用像前两天必须跟团队成员同时到达,今天每个人可以发挥自己最大的能量。

  汶川映秀小学校长董雪峰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个人之一。在当年的大地震中,这个汶川汉子失去了母亲、妻子和孩子。今年是他第二次重走玄奘之路,身份也从队员变成了一路上负责队友安全的志愿者。

  “当校长这几年,我每天都处在焦虑的状态,时时在想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这一点,校长们的状态可能都差不多,要说映秀小学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大家对它有更多的期待和关心,这当然是动力,也是压力。”他说。

  这几年,董雪峰有机会调到县里,州里。累的时候,他还想过哪怕当一个普通老师就好了。但他最终都没去。

  去年下半年,学校迎来了新四年级,这都是汶川地震后出生的“地震宝宝”。他们的家长经历过灾难,常常会对孩子“溺爱”和“过度关注”。董雪峰带着映秀小学的老师们聚焦这批特殊的孩子,组织家长学校,和四川大学的一位教授合作组建家校社工站,让家长们也开始理解教育究竟是怎么回事。去年,在整个汶川县,映秀小学的教育教学质量又拿到了第一名。

  “走过戈壁回来,老师们说我变了。作风不像以前那么强硬,也爱上了运动。”董雪峰说,“我的孩子,妻子和母亲都埋在映秀,我不会离开映秀小学的。做事不容易,但今天你觉得非常难的事情,可能明天就觉得不算事了,更久之后,我们经历过的艰难困苦,就是一段传奇。”

  黔西县素朴镇素朴小学校长曾以俊和一名队友相互搀扶走完了最后三公里。“这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长的三公里。走到后来发现前后都没人了,两眼望去只有茫茫戈壁,那时候内心真的非常挣扎。”在冲向终点的那一刻,曾以俊哭了,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激动还是感动。

  来戈壁之前,曾以俊有一段时间非常迷茫。“我原来所在的村小只有100多个学生,现在的学校变成1000多个学生,怎么管?学校之前的校长很关注学生的成绩,而我在想,如果让这些学生放下书本,他们还能做什么呢?”曾以俊说。

  走在戈壁上,河北省张北县白庙滩乡中心小学校长侯建新想的是,“现代生活的多彩,让人的精神变得更加丰富,但缺少了一种坚韧。说任何话很容易,但真正坚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困难却很大。”他说,走完“玄奘之路”,多多少少也明白了玄奘大师“宁可就西而死,岂归东而生”的精神。一种信念能改变一个人,一个人的精神能影响一批人。从走路到做人,看似无关,其实都体现出一种精神——“坚持到底就是超越”。

  106公里的戈壁,都用自己的脚走过。初心究竟是什么?到达终点之后回头望,也许就是一种经过了考验的简单。毕竟,走路本来就应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中国教育报记者 施剑松)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友情链接:
  •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yaoxs.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网站地图